少数民族舞台

2021-10-28 10:56:42 作者:少数民族舞台

  少数民族舞台来自少数民族舞台禁区动乱,诸位皇极境强者,自然不会无动于衷。本来,霓洛烟是最讨厌千皇称呼她‘烟儿’,不过,这一次她却是难得的没有呵斥他,仅仅只是瞪了眼千皇,臻首微摇道:“没有,很是平静,平静的有些反常···”言罢,她稍稍顿了下,又继续道:“很是怪,前段时间,我还能多少能够感觉到其的一些波动,但是,最近这段时间里,我却是丝毫感觉不到了,仿佛其的存在,早已没有了生息似得。俗话说,事出反常必有妖,他们都是一致认为,这个时候的禁区越是平静,越是能够说明,禁区之的动乱,越接近了···云端,一处飘渺的楼阁之巅,一男一女,肩而立。这扇门户,算不太大,宽约一丈,高约两丈,门户的造型,也很是普通,并没有什么特之处,两扇门户之,一片空荡,其并没有什么神的图案与纹络,有的只是一道道时隐时现的银色涟漪。不过,很显然,这一次,他们都将是很难做到。“烟儿,近日来,你那边的情况如何了?有什么动静吗?”楼阁之巅,千皇漠然轻语,望着远处悠悠道。“我这边,也是这种情况,不过,这并不是他们没有了生息,而是,他们在蛰伏、在恢复他们的实力,他们之所以隐藏下自己的气息,无非是不想让我们,感觉到他们的情况罢了···”说到此处,千皇话音一顿,轻叹了声,又继续道:“等着吧,若是我所猜不错,等他们再度恢复气息之时,是他们破禁之日,而且,我相信,这一天,应该已经不远了···”言罢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,他目光一凝,倏然转身看向了霓洛烟,脸色凝重的道:“烟儿,这段时间,你一定要加倍小心,保护好自己,无论何时,切记安全第一!”霓洛烟:“····”···时间,缓缓地流逝着,不知不觉间,又四个月的时间,悄然而逝。本来,大千世界的平静,对着诸方修者来说,应该是将好事,但是此时此刻,这种平静,却是变成了诸方修者的一种煎熬与折磨,因为,他们不知道动乱会在何时发生,每日里,几乎都在惶恐与不安之渡过的···不过啊,好在如此的情形,没有持续多久了。“没有动静?还是没有动静吗?算算时间,如今,你也是已经去了很长时间了,按说,也应该差不多了···”许久之后,千皇皱了皱眉,口幽幽而语,神情复杂,言语透着丝丝迷茫与不解之色。在这过去的四个月,各个禁区依旧是无的平静,大千世界也是依旧很是平静。云朵之,出来千皇之外,还有着一扇门户,一扇银白色的门户。如今,虽然各个禁区暂时都是沉寂了,但是,大千世界之的亿万众生的心,却依旧是无的恐慌,心神皆悬,因为,他们对于未来惊悚,对未来的动乱,没有底气,因为他们深知,短暂的安静,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蛰伏···大千世界。虚无之,一片巨大的云朵之,一位白衣男子,负手而立。他的长相,极其英俊,剑眉星目,五官如刻,嘴角边,总是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,眼神微眯,眉宇间,透着一股无双的霸气,一身白衣飘飘欲仙,长发飞舞,丰神如玉,静静立在那里,宛如九天神王临尘,孤傲,绝世···他是千皇。而此刻,千皇正站在这扇看似普通的银色门户之前,双眼微眯,静静地凝视着前方,眼眸神华暴涌,仿佛要将银色的门户看穿,看到门户之内的景象一般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可怕的危机与死亡之感,如狂风一般,席卷满世,一时间,无论的陆,还是无尽的海域之,皆是处于一片不安之。在这过去的三个月,大千世界依旧是无的平静,个个禁区之,也都是非常沉寂,最初时倒是还有些异动,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们却是越来越平静了不过啊,对于此种情况,大千世界之的诸方修者的心,却是非但没有丝毫的安心,反而是变得之前变得更加的不安与惶恐了。因为,事情,实在是太反常了。终于,在这一天,在亿万大千众生惶恐与‘期待’之,那些已经平静了长达了大半年的诸方禁区,再次动乱了起来,而且,诸方禁区仿佛是说好了一般,皆是在同一天发生的异动。他们是千皇,以及娲蛇老祖霓洛烟。此刻,他所在的那片云朵很是巨大,方圆约莫十里左右。不知不觉间,三个月的时间,悄然而过。。这一次动乱,无的恐怖,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恐怖许多。“也罢,也罢,一切皆随天意吧···”片刻后,千皇突然轻叹一声,摇了摇头,道:“俗话说,凡事皆不可强求,徒儿啊!此番你能破关而出最好,但是···若是不能,若是来不及的话,那也无妨,毕竟,这片世间至少还有我···”哗!话音一落,伴随着一道银白之光闪过,千皇的身影,瞬间消失在了原地,与此同时,随之一起消失的···还有那扇银白色的门户,以及那片方圆约莫十里的巨大云朵。轰!呜呜!时间流转,经过了七天的激斗,终于在第七日的时候,一道漆黑的华光,自尸鬼幽陵之冲了出来,至此,妖域的禁区,破了···第九卷终。···时间流转,匆匆而过。”千皇沉凝了下,摇了摇头道。禁区将破,大千世界风雨飘摇。故而,几乎在禁区异动的那一刻,他们便是带着各自所属的修者,赶到了禁区之,并且进行了镇压,轰轰!吼吼!一时间,天地巨震,吼声四起,滚滚的杀伐之气,涤荡十方苍穹,此刻诸方各域的修者,都是全力而为,因为,他们想要再次将他们镇压。男的身穿一袭白衣,五官如刻,英俊无,而那个女子,则是身穿一袭七彩衣裙,容颜绝美,倾世无双,宛如神女临尘,美得不可方物少数民族舞台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